“我是最靈敏的酒精檢測儀”

時間:2018/9/11 10:00:00 5023人次瀏覽


《中國有色金屬報》2018年9月11日
       “我是最靈敏的酒精檢測儀”
       ——記亚游集团黃崗項目部安全室主任徐景全
       李而亮
       8月上旬的一天早班,剛坐上通勤車上的員工小李精神有點打蔫,被徐主任看在眼中。經詢問,原來愛人正與他鬧離婚,後天就要上法庭,所以昨天晚上喝了點悶酒。徐主任立即讓他停止下井回宿舍去,另外找人頂班。
       這裏說的徐主任,是黃崗項目部安全室主任徐景全。他不僅是項目部員工年齡中的老大哥,而且是項目部2006年成立就在這裏工作的“老黃崗”。
       徐景全在黃崗項目部幹過調度、區長,經曆了項目部承接的所有工程。特別是剛剛領著員工以連續263天啃下的黃崗礦業1區溜井修複的“硬骨頭”工程,令他充滿著自豪感。可始終讓他縈繞心懷、神經緊繃的,依然是員工的安全問題。
       在他看來,礦山生產中“安全可控,事在人為”是個“絕對真理”。凡是大大小小的安全隱患,歸根結底都有人為因素。而在諸多的安全隱患中,酒後下井則是“萬惡之源”。在徐景全礦山工作30多年中,親身經曆與聽聞其他礦山的安全事故中,許多都與酒有著直接關係。
       因此,自從2009年他當上項目部安全室主任後,原來還喜歡小喝兩口的他,就堅決做到滴酒不沾。“近10年了,無論白酒、紅酒或啤酒,我都沒有舔過一口。”徐景全要如此表達自己的毅力,更重要是在員工麵前做出一個榜樣。
       從普通員工一路走來的徐景全,對員工們在井下工作一天後晚上休息時喝上幾口解解乏,覺得無可厚非。但絕對不能多喝,更不能酗酒。項目部如今雖然都配備了酒精檢測儀,嚴防員工酒後上班。但有些人認為,頭天晚上喝酒,第二天就檢測不出來。“一般情況下,的確是這樣。但還有‘二般’情況,那就要過得了我這一關。”
       徐景全接著說:“對於頭天晚上稍微多喝的人,我的觀察和鼻子比酒精檢測儀還靈!”談起這方麵的“訣竅”,徐景全介紹是“一聽一看一聞”。首先是“聽”:排班會上點名,員工那一聲“到”,反應夠不夠快,聲音夠不夠清爽洪亮,有沒有酒喝多後特有的沙啞聲?二是“看”:是不是眼皮下沉、目光無神,站起來會不會有些趔趄站不穩,穿戴隨意,身體鬆垮?三是“聞”:頭天晚上喝多了,早班隻要讓他一開口,靠近了總還會聞得見酒氣。有這三方麵把關,頭晚上稍喝多的人基本逃不掉了。
       “當然,喝酒的員工不一定都是酗酒成性,這裏麵有著不同情況,你還得深入了解。”徐景全在他那“三個一”把關中,應該還有一個“問”字,那就是對那些平時並沒有喝酒習慣的員工,要問原因。由此他又提到最近發生的一件事:有位從來不怎麽喝酒的員工,那天上班發現他有頭晚喝了酒的跡象。一問,原來是他接到母親生病住院的消息,想回去看望卻又猶豫不決,心情煩悶。得知這個情況後,徐景全在安慰他的同時,讓他隨時了解母親的病情,需要回去看望時按規定請假就行。
       當了9年的安全室主任,徐景全最深的體會是,任何規章製度與安全設施都是“死”的,隻有員工們從內心裏去自覺遵守執行才是“活”的。“酒後下井的危害性如果都深入到員工內心裏去了,不比再靈敏的酒精檢測儀更管用嗎?”徐景全嗬嗬地笑道。